阶段性、结构性过剩 锂电行业逐步回归理性发展新阶段


发布日期:2024-02-08 04:38    点击次数:114


专题:两市成交创近期地量 短期能否迎来阶段反弹?

 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,权威,专业,及时,全面,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!

  阶段性、结构性过剩

  锂电行业逐步回归理性发展新阶段

  ◎记者 覃秘 李少鹏 王玉晴

  不同于2022年的供需两旺、投资火热,2023年锂电产业快速进入阶段性过剩阶段。价格是最直观的反映。据统计,今年以来,锂电全产业链产品价格出现大幅下跌,部分产品如碳酸锂价格下跌了约70%,电解液价格跌幅超过60%,电芯价格普遍下跌40%至50%。

  “现在,依靠技术和质量驱动,(产业)进入理性和良性发展新阶段。”亿纬锂能(维权)董事长刘金成日前在2023高工锂电年会上表示。而在一年前的2022年底,刘金成曾公开警告“预计最晚后年,全产业链都将出现产能过剩”。

  产能过剩必然带来新一轮的淘汰,2024年的形势依然严峻。不过,从更长的周期来观察,锂电行业依然存在巨大的市场空间和机会。“走过‘跑马圈地’的上半场,锂电产业乘风破浪迎来下半场。”高工锂电董事长张小飞表示。

  阶段性、结构性过剩

  2023年2月,动力电池“一哥”宁德时代推出“锂矿返利”计划,核心条款为:未来三年,一部分动力电池的碳酸锂价格以20万元/吨结算,同时,签署这项合作的车企需要将约80%的电池采购量承诺给宁德时代。当时,电池级碳酸锂的市场价还在40万元/吨上方,宁德时代直接给出了“半价”。

  “(锂矿返利)成了影响今年行业动向的一个转折点。”一位锂电资深从业人员日前在接受上海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宁德时代试图通过让利锁定销量,然而其给出的“半价”让市场产生了锂价可能下行的预期。在降价预期下,下游开始减少采购,导致锂价真的开始松动。而锂价下降又进一步强化了“等着降价”的预期。这样的降价预期循环,叠加下游高库存、燃油车打折抢市场等带来的实际需求减少,最终导致锂价大幅回落。

  至12月下旬,电池级碳酸锂的报价已接近10万元每吨,全年跌幅约70%。

  据鑫椤资讯统计,随着产业链库存的增加和需求的下滑,行业掀起订单争夺以及价格战,三元、铁锂、电解液、负极、六氟磷酸锂等材料价格年内跌幅普遍超过50%。三元和磷酸铁锂方形电芯11月均价分别为0.58元/Wh和0.49元/Wh,较今年1月分别下跌了37.0%和40.2%。

  “中国锂电产业已进入产能阶段性、结构性过剩阶段。”11月底,第十届G20—锂电峰会深圳公报发出警告。公报披露,2023年以来,国内动力电池平均产能利用率不足60%,储能电池产能利用率不足55%。

  上游材料端的产能利用率两极分化严重。高工产业研究院调研数据显示,材料领域头部企业产能利用率在50%至80%,中小企业约20%至40%。

  “在新能源锂电赛道,中国是市场竞争最为激烈的‘战场’,随着行业增幅的放缓,‘展会热、订单冷’‘叫好不叫座’已成常态。”中关村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于清教表示,行业竞争正日趋白热化。

  全产业链出海拓展

  “走出去”,成为消化过剩产能的首选路径,也是龙头企业必然要走的路。

 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,今年以来,又有数十家锂电板块企业宣布新的出海计划,包括宁德时代、蜂巢能源、国轩高科、远景动力、亿纬锂能、欣旺达、中创新航等动力电池企业,华友钴业、厦钨新能、新宙邦、海亮新材料等上游材料厂商,以及先导智能等上游设备商。

  为什么要“走出去”?国轩高科高级副总裁、中国业务板块总裁王启岁分析:一是和中国市场相比,未来海外市场的空间更大;二是海外不少国家已经制定了鼓励新能源产业发展的政策;三是海外市场已经打开,2023年上半年,国轩高科海外营收同比增长近300%。今年9月,国轩高科德国哥廷根工厂的首条电池产线投产,在欧洲实现本地化生产与供应。

  “出海既是新能源产业的下半场,也是主战场。”格林美董事长许开华说。

  中国锂电已经具备出海的条件。在锂电行业竞争的上半场,我国已经形成了较完备的产业链与全球领先的市场规模,涌现了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与领导地位的锂电池头部企业,构建了电池产业链的整体竞争力。

  当然,出海也将面临一系列新的挑战,绝不是投钱建厂就能达到目标。

  许开华也表示,中国企业出海需要注意的是:一是要注意取与予的平衡,不应操之过急或者复制国内疯狂扩产的节奏;二是要主动融入当地产业生态,避免进入价格战或零和博弈;三是以“先进+绿色+文化”融合的经营理念赋能国外本土化制造,在产业输出过程中创造价值,赢得认可,这样才能走得长远。

  理性发展新阶段

  出海打开了新的市场空间,但并不能完全化解国内产能阶段性、结构性过剩的矛盾。

  “电池价格下降成为锂电行业新常态,明年动力电池价格仍会下行,并将压力传递至整个产业链条。”第十届G20—锂电峰会深圳公报达成共识。公报还提醒,新能源行业的零碳目标与绿色发展为长期战略,整个过程中,行业不会呈直线上升状态。

  做好准备过“苦日子”的同时,行业领袖们也一直在寻找新的机会。

  在2023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,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提出,动力电池行业已从“有没有”迈入到“好不好”的新阶段。

  “回归。”亿纬锂能董事长刘金成认为,上一轮碳酸锂价格暴涨,是短时间内产业链准备不足导致的,和如今的价格暴跌是一个对应关系,有暴涨就一定会有暴跌。刘金成还提出,随着行业规模的扩大,未来行业会更加稳定,价格会稳定,运行也会更加理性。

  碳酸锂期货和镍期货的推出,也为企业规避风险提供了有效的工具。碳酸锂厂家雅化集团日前就披露,将开展期货期权套期保值业务。

  更关键的还要靠科技创新。记者了解到,围绕着新结构和新材料体系的演化,硅系负极、LiSFI电解质、新型导电剂、复合集流体、补锂材料等一大批相关材料进入产业化加速新阶段。

  除了锂电产业自身的调整外,其最主要的应用下游——新能源车行业明年的变化,也有望拉动产业链向更高质量转变。

  前述锂电资深从业者认为,华为有可能成为明年行业的“鲶鱼”。不同于以往追求低价的市场主流定位,华为系汽车具有科技、时尚、民族、文化等附加价值,定价明显更高。高质量电动车的崛起,有可能带动上游锂电产业链一定程度上走出仅追求低价的局面,向更多元化的健康格局发展。

  从政策端来看,12月11日发布的《关于调整减免车辆购置税新能源汽车产品技术要求的公告》适当提高了现有技术指标要求,包括提高了整车能耗、续驶里程、动力电池系统能量密度等核心指标;同时新增低温里程衰减技术指标要求,引导行业企业持续提升新能源汽车产品耐低温性能。这些性能指标均与动力电池息息相关,标准的提升有望带动锂电行业优胜劣汰。

  “以更低的成本创造出更高质量的产品,构建稳定的供应链体系,实现全产业链健康良性的商业竞争生态。”于清教说,这是新能源锂电企业在深度洗牌中成功穿越周期的关键,也是中国在新能源锂电领域持续保持领先优势的根本所在。

股市回暖,抄底炒股先开户!智能定投、条件单、个股雷达……送给你>> 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郝欣煜